探讨刘三姐传歌的范围

一定要相信年轻一代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南方民族洪水神话的结构及意蕴

关于歌仙刘三姐的身份,历来有许多说法。持“历史人物传说化”观点的学者多数引用清代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或王士祯《池北偶谈》等书记载,认为刘三姐是唐中宗“神龙中”(约公元706年)的歌唱能手,“相传为始造歌之人”“蛮歌之鼻祖”,是个真实的历史人物。

而持“神话传说历史化”观点的学者则以钟敬文为代表,认为“刘三姐传说之产生,乃后人根据当地流行之唱歌风俗,加以想象所造成者”,也就是说,先有歌俗,后人为了解释这种风俗的形成,虚构了一个名叫刘三姐的歌仙。

还有些学者认为刘三姐是古代的一位女巫,她唱的主要是巫歌。

1980年代以后,随着民间文学普查的深入,广东的民间文学工作者发现,在广东湛江、茂名、阳江、清远、肇庆、梅县等地,尤其是粤西地区,只要是歌俗盛行之地,到处都有丰富的“刘三妹传说”,其故事类型与广西的“刘三姐传说”几乎一模一样。

各地刘三妹传说大同小异,一般的说法是:当地有一名叫刘三妹的姑娘,特别会唱歌,有一位白鹤乡的善歌少年慕名前来对歌,两人对了七天七夜,不分胜负,后来两人都化为石头。

或者说:刘三妹特别会唱歌,而且长得好看,被某人看上了,刘三妹为了逃婚,从某山岩上摔下来,后人就在此山岩上给她立一小庙,或直接用她的名字为此山命名等等。

关于刘三姐的最早记载大概要数南宋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的《三妹山》:“刘三妹,春州人,坐于岩石之上,因名。”

这条文献被清代《蕉轩随录》做了放大:“广东阳春县北八十里思良都铜石岩东之半峰,相传为李唐时刘三仙女祖父坟,今尚存,春夏不生草。刘三仙女者,刘三妹也。《寰宇记》、《舆地纪胜》均载阳春有三妹山,以三妹坐岩上得名,今不知何在。”

更多的调查发现,在广东阳江、茂名等地,还有“刘三妈传说”。如乾隆以及道光年间《阳江县志》即记载说:六月村落中,各建小棚,延巫女歌舞其上,名曰跳禾楼,用以祈年。俗传跳禾楼即效刘三妈故事。闻此神为牧牛女得道者,各处多有其庙。

另外,在广东阳山、连县、罗定,广西富川等地,还有不少“刘三姑传说”,也是传说刘三姑曾在某一岩石上唱歌,后来因某一原因死于当地,当地人就在岩上给她立一纪念物。

更奇妙的是,在广东电白、高州一带,还有“刘三太传说”,当地方言中,太是太婆的意思。传说她不仅在这一带传歌,还因歌声曼妙,得了路人许多赏钱,但她除了自己衣食之用外,把多余的钱都送给路边的穷人了,后来遇仙,坐化于电白赤岭,至今山上还有刘三太庙。

据此,有些学者得出结论说,刘三姐大概是唐代的一位职业歌手,以唱歌卖艺为业,游走于两粤之间,类似于现在的一些著名歌星,到处走穴。



从三妹、三姐到三姑、三妈,再到三太,如果我们以刘三姐的年龄变化为纵坐标,以其传说的地理分布为横坐标,就可以画出一张精致的“刘三姐传歌路线图”:刘家三女儿,广东阳春人,容貌秀丽,尤擅民歌,少年即以歌名,人称刘三妹;稍长,北上广西发展演艺事业,在广西达到其事业之巅峰状态,人称刘三姐;中年以后折返广东,先在两粤交界的富川、连县一带传歌,人称刘三姑;越近老年,越趋故乡,在阳江、茂名传歌时,人称刘三妈;最后终老于广东电白,人称刘三太。

也有人从妈与太两字,猜测其曾经婚配,那个传说中和她对歌的白鹤少年(或秀才),其实就是她的情人,很可能也是她的丈夫,他们因对歌而互生爱慕而私奔,不知情者因两人突然失踪,以为双双飞升成仙。

这些说法都很有趣,也很符合口头传统的变异性特征,许多人借考证之名,其实恰恰创造了一种新的传说。有时候,学者也是民间传说流播的一个环节,正是借助了学者的话语权威,一些新奇神妙的传说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。

我们通检民国以前的各种文献,无论是文人笔记还是乡土志,几乎只有“刘三妹”一种称呼。“刘三姐”一名成为当今通名,主要是因为1960年以来电影及歌剧《刘三姐》的影响。现代文艺的传播威力远胜于传统的口口相传,因而改变了历代以来对于这位南国歌仙的通俗称谓。也就是说,刘三妹由口头传统的“妹”成长为书面文学的“姐”,只是20世纪下半叶以后的事。

那么,姑、妈、太又是怎么回事呢?

2008年5月,笔者在广东电白调查时,电白县文联崔伟栋等人告诉我们,刘三太就是当地一个很会唱歌的小姑娘,不是从外地来的传歌女子,她因为逃婚,从岩上摔下来以后,成了一个厉鬼,当地民众为了平息她的戾气,就给她建了一座小庙,但由于三妹是个小姑娘,不能受人跪拜,人们一跪下,神像就会倒下来,所以人们得叫她三太才行。

我们在电白霞洞找到这样一个“仙姑庙”,该庙庙联写着“姑婆威灵保良民,仙人显赫护全境”,神案上书“刘仙姑之神位”,庙旁插着许多信众奉献的锦旗,其中一面写着:“恭贺三太婆婆、白鹤境主:佑我合家安康,财源滚滚来!”另有一面则称之为“三太夫人”。

据说电白的仙姑庙不只一座,在马踏圩的赤岭一带,每年农历八月十五为刘三太神诞,前后几日,四方村民要在庙前搭台演戏,在庙前燃放烟花,非常隆重。

可见,刘仙姑、三太婆婆、三太夫人,其实都是刘三妹。同一人物,当她出现在故事中时,总是以“妹”的形象出现,但是,当她作为神灵被奉上神坛的时候,却不能以“妹”的名义来接受祭拜,人们会很自然地把婆婆、夫人、娘娘、仙姑、三太这样的尊称加到她的名上。电白人“嬷”读“嘛”音,刘三妈实为刘三嬷,也是一种尊称。

这些尊称颇似北方小姑娘自许为姑奶奶。姑奶奶既不代表她的年龄,也不代表她是否婚配,只代表她的尊贵与权威。也就是说,无论被称做三妹还是三姐三姑三嬷三太,或者三太夫人,都必须放回到具体的语境中去看待,不能单纯从字面意思上去理解。

所有被奉为神灵的女性,在民众的口头传统中都会被赋予尊贵的地位,如娘娘、妈祖、夫人、婆婆、太嬷、老母等等。她们不仅不是老太婆,相反,绝大多数都是未婚少女。

古人视未婚女子的非正常死亡为厉阴,凡是遇到这种情况,一般都会建坛以祭,以安抚亡灵。这些早夭女子一旦升格为神,就会很自然地从民间获取种种尊号,知名者如天后妈祖、金花娘娘、何仙姑、悦城龙母、临水夫人陈靖姑等。她们不仅不是做了夫人或妈妈的老婆婆,全都是妙龄早逝的如花少女。所以说,刘三姐年龄变化的纵坐标事实上是不存在的。

 

 

作者:施爱东

来源:中国民俗学网,发布日期:2008-05-10


更多故事